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救命哇有人弑师了!

镜花水月是一件兼具实用性和美观性的法器,由千机宫的一群技术宅们研制出品。

在万魔俱灭,群妖横行的如今,镜花水月几乎是每一个门派必备的法器,它的最大作用就是可以准确分辨出一个人的真实血脉。

没使用时是一件巴掌大小的镜子,外观上看起来就像是爱美修士随身携带的饰品。但只要以灵力推动,就会根据空间的大小化为无限大,想要多大化多大。

目标人物站上去不出几秒,镜面上就会倒映出使用者真实血脉的图景。

是人?还是妖?全都给你显现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

钟珏可有可无地点了个头,每当她下面的师弟师妹们叛变一次,她就要往镜花水月上站一次来自证清白,都已经习惯这一套流程了,甚至还想着他们能不能搞快点,自己还能早些回讲学堂收一下上节课留下来的尾巴。

然而包进并没有听见钟珏心里的想法,偏偏不按套路出牌,“我听说,法宗那边又研制出镜花水月的新版本了,据说是升级过的,更为准确,就连半妖也能辨认出来。”

包进说完这话又朝着一个坐在角落里的人发问:“小雪,这件事你知道吗?”

那个坐在角落里的人并没想到会成为大家的焦点,不过师长问话,朝暮雪还是恭恭敬敬点了头:“法宗出的新品已于半月前送到我府上,家里担心我的安危,才刚刚送到我在皓月峰的住处。”

自朝暮雪出现在人前,从来都是一副病殃殃的样子,现在只不过刚过霜降,还没有正式入冬,他就已经穿上皮裘,完全是一副娇弱贵公子的模样,跟这满大殿衣着单薄的剑修格格不入。

钟珏看了就免不了皱眉,哪有这么娇气的剑修,如果朝暮雪落到她的手上,按照自己的训练方法,天还未亮就早起舞剑,每天挥剑一万下,保准不出三天他就活蹦乱跳健健康康了。

包进很满意朝暮雪的知情知趣,“既然这样,那小雪你就把它拿出来借我们用一下,也好还你大师姐的清白。”

听到这里,钟珏暗道不好,也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两人天生就气场不合,她跟朝暮雪从来就没有合拍过,虽然没有明面上吵过架,但这已经是两人皆有共识的事实。

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能拉自己下水,这小子肯定不会拒绝。

也正如钟珏心里所想,朝暮雪果然含笑答应了包进的这一个要求,毕竟也不是什么为难事,还远远地朝着站在大殿上的钟珏投来一个意味不明的视线。

就这样,在朝暮雪的鼎力配合下,镜花水月很快就准备好,包进亲自催动法器,一面光滑无比,能清清楚楚倒映出人倒影的镜面就出现在大殿之上,铺满了一整个大殿,只等钟珏站上去,就可以把真实身份看得清清楚楚。

但钟珏心里却涌上一丝不确定,虽说类似的镜子法器她已测试过不知多少次,但这一次可是那群技术宅们折腾出来的新品,谁又说得准在这一面新升级的镜花水月上,她师尊亲自封印的血脉不会失效呢?

钟珏心里踌躇,自然没有马上站上去,这可引得其他人不满,其他人特指包进,他马上在头顶大声呼喝起来:“钟师侄,你怎么还没有站上去,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方便跟我们说?还是说,你就是那个隐藏身份于我们中间的别有用心的妖族吗?”

钟珏并不答话,她原本就是个不善言辞之人,在她看来,能用手中之剑解决的事都不叫事,只是……

钟珏抬起头看了一眼燕山,如果现在挥剑相向,掌门师叔得要气死吧?说不定还会每日传讯给师父,等师父被唠叨得受不了的时候受苦的还是自己。

那还是寄希望于向来不靠谱的师父快点回来好一点。

包进见状十分心满意足,在他看来,这就是钟珏心虚的一种表现,“看来钟师侄对剑阁门规有意见?还是说你是因为剑阁大师姐的名头担了太久,忘记自己身份了呢?”

骂不了正主,难道他还不能为难陈无霜的小徒弟了吗?

这感觉着实太好,怪不得他先前没收弟子的各种小画本里,那些反派们总是能活得惬意精彩,任性妄为。

大殿之上,除了包进之外,无一人发声声援,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会出手阻止,包进的所作所为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契机。

毕竟人人心里都有一个疑问,他们都迫切地想知道文心剑尊现在的现况,更直白一点地说,她还在吗?

文心剑尊已经闭关三百余年,在这三百多年里,都是钟珏独自一人操持全峰事物,就连她那几个师弟师妹都是钟珏代师收徒,陈无霜并不出现,只是传音告知众人,拜师大典都是钟珏一人暂代的。

十万多个日日夜夜没见到剑尊本人,这让大家都不禁思考起这个可能性,剑尊说不定是陨落在某个未知处了呢?毕竟这三百多年来,只有钟珏声称见过本尊。

如果剑尊陨落,那这块大陆上的布局又要发生一次巨大的变化。

怀着这样那样的心思,各个峰主和长老的神识一起朝钟珏压下,想要看看面对这唯一仅剩的大徒弟遭到逼迫的局面,身为师尊的陈无霜会不会站出来。

大殿上自然也有跟一峰交好的其他峰主,只是他们都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对,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情很好解决,只需要钟珏站上去即可,反正同样的事情之前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

钟珏站在这空旷的大殿内,好像一个已经被定罪了的犯人一样,所有人都坐在大殿之上高高在上俯视着她,这大殿格外空旷,衬得钟珏格外渺小。

事情的发展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就在钟珏将将要踩上去的时候,殿内忽然狂风大作,竟然是有人不请自来。

“我竟不知我不在的这几百年里,你们这群人就是这样对我大徒弟的?”

来人语带笑意,谈笑风生间好像只是对好久未见的人闲话家常联络感情,但要细究她这话里的意味,很难不让人多想。

虽说不请自来是为恶客,但也并没有人真的敢出声驱赶这位当代修真界的战力第一。

所有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呆了,掌门站起,跟陈无霜交好的金算峰峰主程豆蔻和疏狂峰峰主谢春花则喜笑颜开,有一种见到多年好友的畅快舒心。

其中反应最大的就是包进,虽说他成日里在心里诋毁陈无霜,但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也就是一直生活在她的阴影下,刚刚还在为难人家的小徒弟,现在见了正主,可不得害怕吗?

虽然不知道许久未出现的剑尊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她的出现,却立刻让局面一边倒了。

燕山坐在主位看着下面的一通闹剧,淡淡开口:“我看今天小珏就不用走镜花水月这一遭了吧?”

虽是疑问句,但看在他和文心剑尊的面子上,又有谁敢真的开口强硬要求钟珏验明正身呢?

还真有人开口。

“有必要,很有必要。尊上一连收了七个徒弟,有六个先后叛出师门逃往十万大山,这只剩下钟珏一个独苗苗,如果今天不往镜花水月走上一遭,只会惹人怀疑,给人增添把柄,有损我剑阁和尊上的威名。”包进还是开口了,这话说的冠冕堂皇,但中心思想还是要求钟珏往镜花水月上走一遭。

陈无霜看了他一眼,包进浑身一震,忙不迭挪开目光,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胆子说这句话,可能这就是量变引起质变吧,天天臆想着见到真人要如何反应,这下居然真的把这句话说出口了。

陈无霜还要再说些什么,钟珏就很懂事地上前阻止,“师尊莫急,清者自清,徒儿愿意走上这么一遭。”

陈无霜看了她一眼,点头应允。

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顺利,钟珏站到镜花水月之上,低头望去,就见镜子上清清楚楚的倒映出她的身影——一身干净利落的还没换下的讲学堂教习制服,并没有显露一丝妖族特征。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虽然先前就不相信剑阁首徒会是妖族,但现在最有力的证据一出来,每个人还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陈无霜环顾四周,把每个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大手一挥就把钟珏带了回去。

只剩下包进还在那里绞尽脑汁,待会面对陈无霜的责问要如何应答,没成想人家压根就不理会自己,早跟钟珏跑远了。

谭虎一脸憧憬:“剑尊好飒!”

高典星星眼:“大师姐也好有风度,沉着应对他人责难,即使遭受了无妄之灾最后为了平息事端还是选择委屈自我。”

包进在一旁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家徒弟,谭虎和高典说了半晌觉得不对,好像为难钟珏的人正是自己师父,俱在包进的铜铃大眼下沉默了。

包进心里愤愤,看吧看吧,他就知道,陈无霜一出现准没好事,现在钟珏也跟她越来越像了,别以为他不知道剑阁上下有多少大师姐脑残粉,还组了个后援会出来,这可是陈无霜都没有的待遇!

这边被谈论的两个人回了一峰,刚进主殿大门,钟珏就拔出配剑,往许久未见的师尊袭去。

陈无霜大惊:“小珏你这是在做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