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第五十二章总是要在假期结束的时候才想起来要认真的涂防晒

抓在窗沿上的指节用力到泛白,衬衫扣子上的线被鼓胀的肌肉撑得摇摇欲坠,不顾身后烦躁的催促,他一只脚高抬着踩在窗台上,两只手死死的扒在窗沿边,试图复制好友的路线逃跑。

“让你脱你就脱,扭扭捏捏的做什么。”跟拔萝卜一样,琦琦紧紧的抱着夏油杰的腰,双脚蹬地往后扯,两人一个向前闯一个往后奔,如此来回下,夏油杰拼了命的也只逃出了半个脑袋。

“夜、袭、的、话,怎么看你都跑错房间了吧!”瞪着眼,咬着牙,夏油杰脑门上青筋暴起。

“都说了,是来找你提前练习的,快点脱!不要在浪费我的时间了!”

不妙,非常不妙!她话都说到那种份上了,哪怕他说自己丝毫没有那方面的想法都不可能了。

提前练习?这种事怎么提前练习?!把他当成打到魔王之前用来练级的史莱姆了吗?!

琦琦的行为举止一向怪异,但以往任何一次,也没有这次这么让人捉摸不透。为什么就要他呢?是为了报复悟的拒婚,才决定找他下手的吗?又或者是本质就是痴女,把他当成了那种随便的人来找他解决○○?还是说一直散养的大猩猩实际上是需要○○来补魔的魔法少女?是召唤妖怪之后需要补充体能的特殊仪式?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非常不妙!!!

就在他脑内松动的这几秒,找到破绽的琦琦一鼓作气,举着死扒在窗台上的人,一把拽了下来。

扛着他丢到防水垫上,琦琦不耐烦的扑了上去,“不要在浪费时间了,眯眯眼,赶紧给我脱!”

“唔、琦琦!冷静,冷静点琦琦!”不管是哪种情况,这都不对!

“我当然超冷静的啦。”不想在听他废话,琦琦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堵住了对方喋喋不休的嘴。

“唔、唔!”抓着她的脚踝拼死也只挪开个缝,但好歹是让人喘上了气,忙活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夏油杰,痛苦的闭着眼,竭力的想把刚刚一闪而过的胖次,从脑海里删除掉,“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先给我停下!!!”

可恶!应该早点跑的!当那堆明显只会出现在○V里的道具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她的来意!

“有我这样的大美女来为你服务,不是该感恩戴德、痛哭流涕的跪下来感谢我吗!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啊眯眯眼!”琦琦不耐烦的按着他翻了个面,单脚踩在他的背上,确保将人死死压住后,她就动手脱起了衣服。

“等等、等等!”俯卧在地板上,让人完全看不见她的下一步动作会是什么,未知带来的不安,令心跳猛的加速。

“琦琦——这种事情是不对的!”脖子以一种怪异的弧度往后转,夏油杰异常艰难的仰起头,“等、”

瞳孔猛的放大,下巴夸张的张开,入眼的画面,让他把所有的反抗动作都给忘了,夏油杰就这么僵在那,一脸呆滞的仰着头,看了个明明白白。

双手交叉捏住裙摆,那央央遮住屁股的布料在她手上,没两下就脱了个干净,跟同龄女生追求的骨瘦如柴不同,她有着超乎寻常的肉感,先是蜜桃一样的丰臀,紧接着露出了肉乎乎的软腰,最后是被布料勒得变形的两团软肉,DUANG的一下,从棉质裙摆里晃了出来,是病态得如同月色的白皙,丰盈但并不肥胖的身材,珠圆玉润的身姿搭配上超火辣的三点式比基尼,心脏!被、击、中、了!

少见的露出了那张漂亮的脸,看着身下一动不动的夏油杰,琦琦不耐的挑了下眉,“最好给我配合一点,在继续挣扎的话,我就直接把你的骨头打断噢,眯眯眼——”

剧烈挣开的眼眶好像在流血,太过了,太过了!这对DK来说,太超——过了!!!纤细的绳子若隐若现的勒进肉里,单薄的布料几乎就只遮住了重要部位,其他地方都白晃晃的露着,金色的发丝随着她说话的晃动,从肩头滑落到了胸口,掉进了那条深不见底的沟,看得人眼睛生疼,一切的一切,都糟糕到了极致。

盯着身下毫无反应却脸色爆红的夏油杰,琦琦歪了下头,随后了然于心的捂着嘴,揶揄的笑了起来,“噗噗噗——不会是BOKI了吧,怎么样?这可是拥有顶级身材的美少女诶,这下愿意配合我了吧?”

几秒后,受到巨大冲击的DK,好像才想起了什么一样,唰的一下,把红彤彤的脑袋转了过去,他双拳握紧邦邦锤地,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在吼,“给我把衣、服、穿、上!!!”

“有我这样的大美女为你服务,还摆出这幅不知足的态度,找死是吗?昂——”双膝跪地撑在他躯体两侧,一屁股坐在他背上,琦琦选择自己上手,“既然这样,那我就自己来。”

“不、不要乱来!”她的重量压下来后,脑海里古怪的出现了一个念头,之前也是这样的吗?他未免也养得太好了吧?不管是哪里,都被他喂得肉乎乎的。

“不要害羞嘛!阿杰——你从头到尾我哪里没看过啊。”

“给我松手!琦琦!我们不能做这个!”跟个贞洁烈男一样,夏油杰抱着衣服死死的埋着头。

“你的意愿不重要,赶紧脱。”

强硬的脱掉夏油杰的上衣后,屁股往上挪了挪,揪着他的双手反剪到身侧,打开大腿抵住他拼命挣扎的双臂,确保这个姿势他挣扎不了后,琦琦微微弯下腰,侧扭着身,把带过来的东西倒好后,就滋溜滋溜的搅了起来。

“你要真这么想做的话、可以自己、自己弄!”夏油杰只能用余光瞟到,大量滑溜溜的未知液体,被她倒入盆中,快速搅动,她动作很快,身上的肉都跟着在晃,连带着让人的目光也定在了那两团跳动的脂肪上,挪不开眼。

“哈?为什么要自己弄,我就是冲着弄你来的。”

“琦琦、这种事、这种事!”红了一圈的眼眶,湿热得快要流血,古铜色的皮肤也已经热得冒泡,顶着个番茄脑袋,夏油杰急喘吁吁的闭着眼,深深的呼吸了两下,他试图跟她讲道理,“这种事只能跟喜欢的人做……”

“少废话,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被悟知道、被悟知道他会生气的……”讲不通道理,夏油杰试图换一个方案。

“那就不要让他知道。”

“呜啊——我帮你弄就是了,别别别——动!!!”跟熟透的龙虾一样,他背对着琦琦,狼狈的弓起了身。

“这种事,我们绝对不可以!”未知的恐惧让夏油杰心打翻了各种情绪,他自己也分不清,这诸多情绪中,是否含有期待。

“我觉得可以,那就是可以!”琦琦抬腰往下,直接坐到了他的屁股上。

“不不对、不对!”黏糊糊的触感糊了夏油杰一背,他跟即将被洗澡的猫咪一样,吱哇乱叫的吼了起来,“这个姿势也不对、你到到底要干嘛啊——!”

粘液已经混合得差不多了,琦琦举着盆,朝他背上倒了上去,“当然是涂防晒啦。”

“等等!”冰凉滑腻的触感淋了一身,维持着弓背的姿态,夏油杰狐疑的发出了疑问,“你说的练习到底指的是什么?”

“当然是练习给悟擦防晒啦。”琦琦举起盆,把盆里,剩下的滑溜溜液体倒了自己一身。

“你这涂的是哪门子的防晒!”忍无可忍的夏油杰无比崩溃的给她脑袋来了一个爆锤。

————

两人坐在地上,听琦琦说完悟很怕太阳所以她要好好的给他搽防晒的事后,虚惊一场的夏油杰,脱力的倒在了地上,这个混蛋!

真实想说的话还是吞进了肚子里,嘴巴张了两下,最后说出来的是,“你这架势……也太吓人了。”

“谁让你一直不配合。”

厚颜无耻的混蛋!拳头紧了紧,夏油杰最终认命的叹了口气,“也不要太惯着他了,防晒什么的,自己涂就好了。”

“嘿嘿嘿,这可不是单纯的涂防晒那么简单啊,眯眯眼。”听到这,琦琦狡黠的笑了笑,“这可是我独特的恋爱博弈!”

“哈?”

“按照悟的习惯,在某件事上拒绝了我之后,后面,无论我在要求什么,悟都会答应我另外的事,所以今天,求婚这件事上悟已经拒绝了我,那么明天,借着给悟涂防晒的机会,我在趁机向悟提出○○的请求,到那时,他肯定不会再拒绝。”

“所以你今天提出求婚就只是为了这个???”夏油杰咬牙切齿的举起了攥紧的拳,这个混——蛋!

“嘛、嘛,也不全是啦。”琦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大咧咧的拍拍头。

“虽然之前一直想着订婚以后再○○,可是最近啊,脑子里总有个声音提醒我该回老家去看看了,算起来,真的好久没回去了诶,所以啊,我就想着,在回老家之前,怎么也该把悟给○到手了才不亏吧。”她完全是没有任何羞耻的诉说着自己的○○。

“但是呢,我要是直接提出○○的话,悟肯定不会答应。”说到这她一脸头疼的挠了挠脑袋,紧接着,眼睛一亮,“所以,我就想到了求、婚、计、划!”

“如果悟答应了我的求婚最好,不答应,我也可以借着他拒绝我的机会,提出我真正想要的○○,总的来说,怎么都不亏,嘿嘿嘿!”

听完她的宏大计划,夏油杰气得额头爆出血管,脖子上都泛起了一片红,握紧的拳头松了又握,嘴角不停的在抽动,好几个来回后,他侧过脸,急促的吞了吞唾液,终于忍下了爆锤她的欲望。

还真跟悟说的一样,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两个混球还真是无与伦比的般!配!

“那也不要这样,把我给扯进去了。”

“我身边只有你当然是找你了!”对方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把夏油杰气了个半死。

“对了,杰,刚刚说要帮我弄什么来着。”

“没什么!”声音骤然拔高,夏油杰矢口否认。

“那……感觉怎么样?这个防晒霜,不会觉得讨厌吧,悟皮肤很白,一般的防晒他都不够用,这个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给别人带来的困扰,她手上拿起防晒的瓶子,开始左右研究,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着她操心的样子,火气消退,心莫名的沉了下去,夏油杰抿了抿嘴角,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不要这样,对他太好了。”

“不行哦,我喜欢悟,所以控制不住对他的好。”

夏油杰心情复杂的看着她清纯透亮的眼睛,人类可真是奇妙的生物,这个性格稀烂,能力超强,说一不二,下流卑鄙,自私自利的胖虎,在恋爱方面,居然会是这种无药可救的恋爱脑。

你喜欢的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不要太上头了,没有自我一味付出的喜欢太难看了,爱人之前要先爱自己,不然根本不会有人尊重你。之前,高专女子组没少对她进行轮番轰炸,可这个家伙油盐不进,一句,我只想给他带来幸福,就把人堵的死死,只能送上尊重祝福,远远的说一句,恋爱脑不得好死。

说实话,悟那种轻浮又不着调的性子,夏油杰并不认为两人在一起后,能有多幸福,游戏机永远只爱最新款,手机只追新潮流,哪怕再喜欢的甜点,去了新店之后,也会将前面的忘得一干二净,他对琦琦的喜爱,大家都看在眼里,包括夏油杰也不可否认,这是悟坚持过的事里面,最长的一项了。

可是,现在喜欢是喜欢,等新鲜期一过呢,按照惯例,厌倦之后,悟八成会毫不留情的抽身离去,分个干干净净,两人的喜欢根本不对等,等悟从这段感情脱离之后,最后受伤的只会是这个白痴。

“稍微也要学会有所保留啊。”不然会被伤得很深的,夏油杰很头疼,他很确信,她根本没听进去。

“可是面对悟,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跪坐在夏油杰面前,琦琦难为情的点了点手指。

不要太过热情会给人带来压力,不要太过正视会显得你很在意,不能太过粘人不然很快会被厌倦,大家都是这样,只想享受恋爱,不想享受责任,比起爱别人,大家最爱的都还是自己。

可她就是那个另类,一点都不懂得掩饰,一点都不懂得规矩,丝毫不会保留,一定要把自己的爱,直直白白的展现给对方,让别人践踏个干干净净,然后被伤个遍体鳞伤……

这样浅显的道理为什么还需要别人来教?夏油杰头疼的拧了拧眉,他打算换一个方式。

“你会吓着他的。”

“诶?有吗?”琦琦警觉的坐直了身。

“当然咯,这可是我,从作为男生的角度上,给你的意见,听不听随你。”

“我想听!”琦琦高举起手。

上钩了,咒术师在控制情绪上一向出色,没人会发现被他隐藏起来的愉悦。

“男生啊,都不喜欢被追得太死了,要学会对他冷淡一点,太容易到手的话,他是不会珍惜的。”悟说的话稍微拿来用一下吧。

“嗯嗯。”琦琦捧着小笔记在旁边认真的记录了起来。

“要稍微克制一下自己,太过热情的话,对方会感到有负担。要学会冷淡一点,不要太过主动了,也不要对他太好,能明显感受到自己被偏爱的话,他会得意的。”现在教会她不要付出太多,后面被甩的时候,就不会那么伤心了。

“嗯嗯!”

“还有,不要动不动就求婚啊,还没交往就开始计划走向地狱,正常人都会被吓到的。”对于这个年龄的悟来讲,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的确太过沉重了。

“如果可以的话,等感情稳定后,20岁以后再商量结婚的事,才比较合适。”是悟自己说的,他只是稍微提前透剧。

“噢噢——杰还懂得挺多的嘛。”

“只是单纯的想告诉你,不要把人逼得太急了,先学会冷淡一点吧。”等恋爱的荷尔蒙热潮消退下去后,她就自然而然的,不会再花这么多心思在悟身上了。

“我明白了!夏油老师!”

“不要乱叫啊混蛋。”夏油杰眼神不知道往哪放,拳头朝她脑袋伸去。

羽睫轻颤几下,最终选择闭上了眼,预想中的暴击没有来,只是轻轻的,被弹了一下,睁开眼,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夏油杰,琦琦摸摸脑门,若有所思。

“给我记住啦。”

“比起一味奉献自己的女人,男生更喜欢拥有自我的女人。”要学会爱自己,这样就不会因为太过在意对方而伤心了。

“嗯嗯!完全明白了!夏油老师!”

以拳抵嘴,眼帘下垂,夏油杰微微咳了咳,她的眼神太过发亮,亮得快把人心脏灼伤,还有什么能说的呢,大脑在快速运转,□□着上身跟只穿着三点式比基尼的美少女呆在一个房间里,不说点什么的话,实在是太怪了。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眼睛瞟了下里面的短信。

[那个女人在干嘛]

“好了。”将手机按灭,东西收好,衣服给她套了回去,夏油杰推着人往门口走。

“记住了,你明天那○○计划就不要在搞了,这种架势,太傻了。”

“诶——赶我出去干嘛。”琦琦紧绷着身体往后蹭,对自己被人赶出去这件事非常的不情愿。

拎着她那堆乱七八糟的道具丢到门外,夏油杰把人推了出去,“回去老老实实睡觉吧。”

“不——要!”一扭身,她又进了门。

“反正都已经干了一半了不是嘛,就让我趁今天好好的练习一下嘛。”

夏油杰又被她甩回了垫子上。

两腿打开放在他身体两侧,坐在夏油杰的腰上,让防晒霜在手心上推开,从宽厚的臂膀开始,顺着腰线往下,慢慢滑开。

“这种力度可以吗?我只学过杀人的力道,可没学过怎么让人舒服的力道。”

“嗯。”声音闷闷的,算是回答了。

“杰?”琦琦加大了手里的力道。

“可以。”夏油杰闷着头,在她看到的地方舔了舔发干的唇。

“真的吗?”手指放在凸起的肩胛骨处,往下按了按,顺着肩椎往上,捏住了人体最脆弱的地方,痒,是介于痒和脆弱被人拿捏的不安,不自在的酥麻感从脚底开始往上,蔓延至头皮,让浑身汗毛竖起,鼻翼扩张,他克制的抱紧了双臂,将脸埋了进去。

“这里感觉好硬,平时会痛吗?”指腹上的薄茧,轻柔触碰带来的是几乎调情的力道,是饱胀而隐秘的悸动,蔓延去四肢百骸,让他分不出精力来回答这个问题。

“还好。”应答的声音含糊不清,低不可闻,显然是心不在焉,“重一点吧。”

“诶——可以吗?”

“嘶——没事。”最起码疼痛,是他能够忍受的。

手指顺着宽阔的臂膀向两边沿展,她低下了身,凑的很近,很近。

“你怎么浑身都硬邦邦的,是我的手法不好吗?”指头在他的颈窝处不疼不痒的点了点,琦琦狐疑的看着手下紧绷的肌肉。

“没有,不是你的问题。”低沉的嗓音开始出现了沙哑。

“运动完后,也该好好拉练嘛,杰,浑身肌肉都硬邦邦的诶。”巴掌甩在他侧腰上,拍打得啪啪响。

“可以了。”他抬起腰,试图起身。

“不要乱动!”上手就是重重一击,吓得夏油杰又趴了回去,他拿起手机,试图分散一下注意力。

[为什么不回复我,杰???你们在干嘛?]

啪,直接将手机扣到了地板上。

“好了,该前面了。”在他后背上拍了拍,琦琦抬起屁股,示意他自己翻个身。

“不、不用了!”神色冷淡的抓住了身下的垫子,夏油杰看上去不太想说话。

“诶,不要这么任性嘛,还有前面没有完成呢。”

“不用,后面就够了!”面带微笑,死死扣进垫子里的指甲已经裂开,他再一次的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我都说了,还有前面没有完成,不要这么不听话啊杰。”

“已经练习够了,赶紧回去睡觉吧!明天还有很多事呢!”把头埋在手臂里,憋的满脸通红的夏油杰,不断的调整的位置,生怕被人发现他的不对劲。

“只有我能命令你不准你来命令我!”

“不要再碰了!”她的手直接朝他腰下袭去,夏油杰这下是彻底慌了神,蜷缩的弯起了身,他崩溃的捂着脸,期待着神明的出现。

“砰砰砰。”

门敲响了,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同时向门口看去。

“杰,吃夜宵吗?”超大的嗓门穿门而入。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神明没有来,麻烦来了。

“是悟!”琦琦乐得蹦了起来。

“等等!”抓住了她向前冲去的身影,夏油杰哑着嗓子说道,“不要忘了我跟你说的。”

“砰砰砰!!”敲门力道大了几倍。

“杰——!你睡着了吗!!!”

“从那边走。”顾不得其他的,赶紧把那套工具塞她手上,夏油杰推着她从窗户跳了出去。

“嘭!”一只拳头穿门而入,肇事者毫无自觉的伸手进来,从里面将门打开。

“阿拉~一不小心就敲坏了,这质量还真是差呢。”用超无辜的语气抱怨着,五条悟像JK一样眨着WINK吐着舌,俏皮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脚下速度飞快的进到了室内。

“还以为杰睡了呢~”他趴在地板上朝床底看了看。

“原来还醒着啊。”他打开了所有柜子一个个检查。

“那为什么不开门呢。”浴室里里外外看了一圈。

“也不回我短信。”他伸出脑袋朝窗外看了看。

“你到底想干嘛。”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饿不饿,要不要吃夜宵。”他笑眯眯的举着酒店前台那里拿来的鱿鱼干晃了晃。

“就我一个人,这种把戏就不用耍给我看了。”夏油杰冷冷的看着他的表演。

“ummmm。”狐疑的拖长了音调,他歪歪头,鼻子抽了抽,“撒谎,我明明就在你房间里闻到了她的味道。”

拳头攥紧,夏油杰面露微笑的咬紧了牙,这两锁死得了!

“她刚刚进来没看到你,就走了。”

“切。”脚下泄气的一踢,噘着嘴嘟囔着,“那我刚刚怎么没找到她。”

抱怨的话说了一半,他忽然就跟发现了什么似的,目光不在挪动,上下打量起了挚友来。

“你这是在搞什么啊,油滋滋的,咦——”嫌弃的龇牙咧嘴,五条悟后退几步。

“是润滑○吗?大半夜的你在搞什么啊杰,为什么背上全是……”他的眼神越来越疑惑。

“是健身,是健身用的!哈哈哈哈。”不想惹事,夏油杰眼都不带眨的脱口而出。

“哈——?”明显没有相信,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你自己抹了背?”

“是咒灵!是新收的咒灵!!!”

“噢——”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好友。

“我懂了~”他露出一副明了的神色,“杰还真是没有点分寸,玩得怪花的嘛,怪不得进来的时候就觉得你有点奇怪、我们可是在任务诶。”

“就不要管我做什么了。”音调突然拔高,夏油杰阻止了挚友的口不择言。

“对了,关于琦琦,还有一件事。”

“嗯?”要素察觉,五条悟停止了调侃挚友的行为。

“是惊喜!她明天要给你个惊喜,虽然求婚的事没有成功,但她还是很喜欢你哟,所以才想着来找我商量。”

“哼,搞什么啊,可是在任务诶,以为这样我就会答应吗?她还有没有分寸啊,惊喜惊喜!老是搞这种事,我才不想要呢。”烦躁的挠挠头,一副嫌麻烦的样子,五条悟露出左右为难的头疼模样,傲娇的直接拒绝了。

“不过……”眼皮子斜着抬了抬,他高昂起下巴。

“你一定要说给我听的话,那老子就勉强听听。”维持着高高在上的样子,等着别人主动搭话。

还真是有够难搞,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受得了悟的?顶着一副死鱼眼,夏油杰心累的说道,“她明天想要帮你涂防晒。”

“这算哪门子惊喜。”恼火的嘀咕了一句,她老是送些不合时宜的东西。

“她刚刚用我的卡刷了一套比基尼。”

狂躁的抓着后脑勺的DK呆滞的张着嘴,刚刚还恼火的表情一下就变成了空白,他驼着背,身子可疑的往后转,几秒后,听到他轻声的嘀咕了一句,“噢……”

“切……”

“这有什么好惊喜的啊。”

“老子要回去睡觉了。”

大步的径直往前,五条悟跨出了腿。

“门在那边。”

把迈出窗外的脚收了回来,他气急败坏的大吼道,“我知道!鬼吼鬼叫什么!”

“烦死了,这个点了还要用这些小事打扰我!”他龇牙咧嘴的磨的腮帮子,怒气冲冲的摔了门。

夏油杰拉开衣柜的门,面无表情的看着捂着脸躺在衣柜里蜷缩成虾的五条悟。

“给我滚回去。”

“老子知道!只是想试一下壁橱而已!”最强愤愤不平的从衣柜里爬了出来,然后跟无头苍蝇一样,朝厕所的玻璃门,直直的撞了上去。

“这是什么破酒店!设计得一点都不合理。”捂着发红的脑门,他一拳干碎了眼前的玻璃,摸上了门把手。

最后把门拆了下来,抱在手上,夺门而出。

“把我的门还回来啊混蛋。”

还真是年轻人的青春啊。

作者有话要说:五条悟→琦琦[200]糟糕的恋人(没有正式告白但自认已经交往),再求一次婚的话他就勉强答应(爱情线)

夏油杰→琦琦[100]会主动提出帮她解决○○的时候就应该发现自己不对劲了,实在是太糟了(友情线?○○线?)

琦琦→五条悟[100]莫名其妙的爱(克制状态)听从好友建议,四年内不打算在求婚

琦琦→夏油杰[100]可以任意压榨的好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