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双标鸭!

夏夏还是没能去和越前龙马见家长(越前龙马:?)。

地区预选赛结束后,长久地没有和三小只在一起训练的越前龙马同意了胜郎的邀请,问了夏夏确定她没有意见后,将训练的场地改在了胜郎家的网球场。

“真是受欢迎哦越前君?”早间,夏夏和越前龙马在网球场外的大巴车停车站碰面,夏夏接过越前龙马的网球包,跟着越前龙马一起上台阶向网球场走去。

她调侃道:“约会真多啊,时间管理大师?”

越前龙马用一只眼睛斜睨她:“见公婆的就你一个。”

夏夏:“什么!?那胜郎是不是因为知道了我今天会转正,所以才特地约你出来,意图阻止我们?”

越前龙马:“嗯,对。”

夏夏:“……”

越前龙马怎么开始摆烂不和她吵了?

眼瞅见越前龙马露出了“我看你还能怎么闹事”的嘴脸,夏夏“哼”了一声,转移了话题:“我听堀尾说,胜郎的父亲是个退役的网球选手。上次你们一起来这边玩,遇到了姓佐佐木的父子挑衅他的父亲,是你替他出了头?”

越前龙马无所谓道:“看那个佐佐木不顺眼而已。”

“热心肠。”夏夏把滑落下去的网球包又往肩膀上提了提。

越前龙马乍见时冷漠嚣张,但是真的相处下来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很好相处也没多少架子的小子。

他不会因为三小只的网球水平过低而不愿意和对方打球,光是夏夏就看到过好几次他陪着他们训练。

两人一路杂七杂八地胡扯着往台阶上走,当好几片网球场映入眼帘时,已经在场地内的小坂田朋香开心地冲着他们挥手:“龙马大人,夏学姐!”

夏夏两只手一边一个网球包没办法回应,越前龙马也做不出那么夸张的举动,两人只能默契地颔首致意。

越前龙马径直前往更衣室换衣服。

夏夏则走进网球场,将她和越前龙马的球包放在长椅上,才对凑上来的几人道:“我去换个衣服,你们帮我和越前看下包。”

几人连连点头。

等换完衣服出来,除了胜郎以外的四个人正在热身,看情况,估计是要打混双,而胜郎正在另一片场地陪越前龙马热身。看夏夏出来,胜郎连忙招手:“学姐学姐,这边~~”

夏夏应了声。

胜郎的父亲为他们安排的场地是最好的场地,遮阳,风不大,很是舒适。

她从网球包里拿出自己惯用的球拍,问越前龙马:“就我们俩?”

“你先练习,练完再陪他们打两场。”越前龙马问,“除了外旋发球,你还想练什么?”

发球对于比赛而言很重要,但是一直练习的话对肩膀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必须要适量。

“说得好像你不需要练一样。”夏夏嘟囔,“网前吧,我的网前截击不稳。”

越前龙马赞同道:“学姐对自己还是有点数的。”

夏夏拿起网球就砸向他的嘴。

胜郎到隔壁场地去给他们的混双当裁判,越前龙马和夏夏则开始热起了身。

热身除了基本几个项目外,一般是从1/2的小场mini tennis开始,慢慢地向后退全场拉力,紧接着网前截击、底线发球。

不过他们俩今天是冲着训练来的,而非比赛;热身差不多后,顾虑着越前龙马的眼睛,他们打了个不算太激烈的单打(特指越前龙马那边不太激烈)。

6:1。

夏夏气喘吁吁:“……我之前还能稳定6:2,为什么!?”

越前龙马嚣张地将网球拍往肩膀上一扛,仰着下巴看着坐在长椅上的夏夏:“Mada Mada Dane,学姐~”

夏夏:“……”

好气,但是打不过。

越前龙马这家伙就是个怪物嘛,他的进步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不再和幸村精市联络后,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为了让情绪稳定,她几乎将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投入了网球,进步同样不可小觑,但是和越前龙马比起来还是不值一提。

“行了,来教你外旋发球。”见夏夏气鼓鼓的模样,越前龙马压了压帽子,竟然表露出了些微理亏的心虚。

夏夏“哼”了声。

她平复了一下呼吸,起身做了几下拉伸,这才跟着越前龙马来到底线。

顾名思义,外旋发球是在网球上增加强力旋转的球,和侧旋发球不同,这种球的旋转方向是冲着人的身体去的,比起前者更难以把控。

目前,职业选手也鲜少有人能稳定发出,越前龙马真的是一个天才。

越前龙马将动作拆分演示给夏夏看,几次后,他让夏夏尝试发一下球。

带着旋转,但是不对。

越前龙马又演示了下,见夏夏还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问道:“我可以碰你吗?”

夏夏:“碰一下一万日元。”

越前龙马“切”了声,见夏夏并不抗拒,他靠近了她,牵着夏夏的手带着她做了一套完整的动作。

越前龙马现在才一米五一,而发育较早的夏夏已经一米六八了,高了他不少。

见他踮着脚、牵着她的手演示怎么进行外旋发球的模样,真的是越看越滑稽。

夏夏:“噗——”

越前龙马:“……”

夏夏和越前龙马最大的默契就是说彼此好话时两人没什么感觉,可一旦有什么坏心思,彼此简直敏感得要死。

越前龙马一下子就猜到了夏夏在笑什么。

越前龙马琥珀色的眼睛里染上了愤怒的火焰:“空山夏!”

夏夏:“干嘛鸭,怎么能喊学姐全名!?没礼貌!”

越前龙马捏着她手腕的手一用力。

夏夏:“……哎哎哎,疼疼疼。”

夏夏试图挣脱开,可越前龙马的力量在网球选手里都不算小,更别提男女之间本来就存在差别。

他握着她的手腕,看上去很是轻松,可夏夏愣是使出全身的力气都挣脱不开。

……妈的,果然不该被他一米五一的身高给骗了。

夏夏当机立断地服软:“休战休战,我错了,对不起,行了吧!”

越前龙马冷哼一声,见她眨巴着大眼睛求饶,这才稍微放松了掐着她手腕的力道,没好气地训道:“专心点,不然不教你了。”

“真是的。”夏夏嘟囔,“不知道网球选手的手腕很容易受伤吗,居然这样对我。”

“手腕受伤只能说明你姿势不对。”越前龙马重新握住她放在球拍上的手,“好好学,今天学不会,以后再想学就收费。”

“谈钱伤感情。”夏夏凄苦道,“我是你的正妻,你忘了吗?”

“休了,不记得了。”

“糟糠之妻不下堂!”

“你也知道你糟糠。”

夏夏一脚踩上越前龙马的脚:“滚。”

两人习惯性斗完嘴,这才重新投入训练之中。

可是练着练着,夏夏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越前龙马的脸是不是红了?

不是她想要去胡思乱想,可当两人中的一人眼神开始躲闪,另一人一定会有所察觉。

越前龙马的手掌比她大了些,贴上来的身体有些热。

他的手包裹住她的,身体和她相贴,肌肉透过薄薄的运动服和她的相互摩擦着。

夏夏:“……”

另一边,因为他们两人方才的吵架而停下来的三小只外加龙崎樱乃和小坂田朋香正在围观他们的训练。

像是他们这种新手水平的比赛,一般二三十分钟左右就能结束,而夏夏和越前龙马的热身就快三十分钟,加上一场单打,足够他们打完两三场了。

他们看过来时,那两人还和斗鸡似的,结果一眨眼,氛围又变了。

“啊,龙马那家伙。”堀尾看着两人的互动,突然羡慕嫉妒恨,“为什么他那样的性子都会比我先脱单啊!”

“不要乱说啦堀尾。”胜郎试图捂着他的嘴,“龙马和学姐还没发展到那一步!还有声音小一点,不要打扰到龙马和学姐的训练。”

“是啊。”胜雄不易察觉地看了眼情绪低落的龙崎樱乃,也跟着劝,“还说不准的事情……”

“迟早的吧!”堀尾努了努嘴。

几个人又一起看过去,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本来还剑拔弩张的越前龙马和空山夏面上全染上了红色。

胜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学姐脸红呢。”

胜雄:“是啊是啊,我觉得他们可能真的……”

小坂田朋香有些担忧地拉了拉龙崎樱乃。

对于越前龙马,她和龙崎樱乃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她的喜欢起源于对越前龙马那张脸的喜爱,后来演变成了对强者的崇拜与追随。这份喜欢中的确夹杂着小女生恋爱的喜欢,可是并不深。

她明确地知道自己和越前龙马之间的差距,知道越前龙马这样优秀的人,一定会选择另一个优秀的女生。

而龙崎樱乃却是真的在像暗恋着男朋友一样喜欢着越前龙马。

作为旁观者,小坂田朋香看得很清楚越前龙马在对待夏学姐时和对待其他女生的不同,这种不同连越前龙马本人都没有意识到,简直是下意识地“偏爱”。

就像是之前的地区预选赛,越前龙马的眼睛受伤,在面对闯进来的龙崎樱乃时,他的态度是冷冷淡淡的公事公办,甚至带上了两三分严厉;

可是当他看到眼眶发红的夏学姐时,压根不需要夏学姐像龙崎樱乃一样开口说话或者劝阻,他就主动地给出了承诺与安抚,将必胜的决心拱手展现给她看,只希望她不要哭。

喜欢这种事根本就是“双标”。

龙崎樱乃远远围观着那两人望天望地就是不望彼此,最后,因为夏学姐的外旋发球实在是不太行,越前龙马只能又好气又好笑地再次贴上去后,垂下了目光。

从认识越前龙马起,她好像就只能在远处仰望着他。

她不嫉妒夏学姐。

三小只发现了她的情绪不佳,胜郎和胜雄拉着堀尾回到了网球场,体贴地为两个女孩子留下了说体己话的空间。

“朋香。”龙崎樱乃道。

“嗯?”小坂田朋香难得稳重,疑惑地偏头看着龙崎樱乃。

“龙马君说,他找女朋友就要找个听他的话、不会天天惹他生气的。”

“……啊,嗯。”小坂田朋香愣了一下才点头。

这是之前他们在寿司店吃饭时,越前龙马和空山夏互怼时说的话。

那时,龙崎樱乃是开心了一下的,因为这样的标准,龙崎樱乃完全符合。

“可是,当夏学姐明确表示她不可能变成这样的人,并且不满地吐槽了龙马君后,龙马君的回答是什么?”

小坂田朋香回忆了一下。

越前龙马当时先是不服输地放狠话让夏学姐等着,结果被不二前辈挑拨,他发现夏学姐真的开始不高兴后,他……

“他道歉了。”龙崎樱乃眺望着天空,失落地叹了口气,“龙马君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居然在第一时间、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道了歉,还不让夏学姐从他身边离开,坐到别的位置上。朋香,龙马君的确是个不懂女孩子心思的人,可是面对夏学姐,他哪怕不明所以,也还是能在第一时间照顾对方的心情,提供足够的情感回应。”

“所以啊……”龙崎樱乃作出总结,“哪有什么喜欢的类型,只有喜欢的人。”

“樱乃……”小坂田朋香担忧地拉了拉她的袖子。

“我没事的。”龙崎樱乃看上去柔弱,其实很是坚定,“现在龙马君还没有和夏学姐在一起不是吗?在此之前,我会怀揣着对龙马君的喜欢,努力地变成配得上他的人;如果龙马君真的和夏学姐在一起了,我也会祝福他们的!”

为您推荐